Top
首页 > 新闻 > 社会万象 > 正文

留守儿寄养旅馆一年 母亲早无音讯父亲”失联“数月

华太网 2016-03-25 09:50:53
[摘要] 警方为小康采集DNA。  ●他将父亲两个已停机的号码写在了语文书上,“翻语文书的时候最多,这样我就不会忘记。”  ●孩子说,还是想和爸爸一起生活,“我只想

 

警方为小康采集DNA。

  ●他将父亲两个已停机的号码写在了语文书上,“翻语文书的时候最多,这样我就不会忘记。”

  ●孩子,还是想和爸爸一起生活,“我只想知道,爸爸现在还在不在。如果知道他还好好的,我就会很开心了。”

  3月24日,井研县周坡镇,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停了。12岁的小康(化名)去派出所,让民警采集了 DNA 入库,用于寻找父亲龚得军。

“最后一次见爸爸是去8月初。”小康回忆,那时父亲将他寄养在镇上一家小旅馆。走的那天,父亲再回来,但到现在也没兑现,而且从去11月起,电话也打不通了。一个多月前,小旅馆因老板迈关张,欠了6000多元费用的小康,被亲戚们接回暂住在三叔家。

  小康,“爸爸用过 两 个 手 机 号 ,13281451755、13684039219,希望有认识他的能帮忙找到他。”他将这两个已停机的号码写在了语文书上,“翻语文书的时候最多,这样我就不会忘记。”孩子,还是想爸爸,想和爸爸一起生活,“虽然没好多共同语言,但他毕竟是我爸爸。”

在这家旅店的这间,小康生活了一整

  寄养生活

  到了去11月,父亲的电话便再也打不通。“不知道爸爸在哪里,甚至不知道他还在不在。”

  周坡镇是井研最为偏远的乡镇之一。场镇上有一家兴发旅馆,已经营了几十,老板叫周蜀波,是位73岁的婆婆。和她布满皱纹的脸一样,小旅馆也已经老态龙钟:几十前建的3层红砖小楼,狭窄的过道地面堆满杂物,过道上方晾满了衣物,客面积不足10平方米,标配一张床、一台电视、一张长椅。其中一间客里,小康曾经住了整整一

  “20元一晚,小康长期住,算的每月500元。”周蜀波记得,小康是2015节后入住的,当时父亲龚得军找到她,是要长期租一间,方便小康上学。龚得军还提出,请她帮忙照看小康,每月再给300元伙食费,他自己则外出打工。安顿妥当后,龚得军给了她3500元,包括4个月的费、伙食费,另外300元是零花钱,每天发1元给小康。

  此后,小康便以小旅馆为家,叫周蜀波“奶奶”,叫周的老伴“爷爷”。每天6点多起床,洗漱完毕后早饭,面条、饺子、抄手换着来。中午在学校,放学回来后做作业,下午5点多晚饭,遇到有好的菜,老两口会叫他“多点”。晚上的时间很长,7点钟之前就会睡觉,有时睡不着会看电视。“爷爷奶奶对我很好,就像我的亲一样。”回忆起那段时光,小康语气中充满怀念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

上一篇:少妇出轨后复婚不成要跳楼 警察用首歌成功劝下

下一篇:小伙网恋半年花15万未见过面 "女友"竟是男儿身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社会